• 【同人】「K」〃NOT THE END[第一季完結紀念]


    【同人】「K」〃NOT THE END(並非完結)
    [第一季完結紀念,不管尊哥吐不吐便當,我希望大家都過得好好的]

    出場:吠舞羅,SCEPTER 4;草薙出雲,櫛名安娜,八田美咲,伏見猿比古,宗像禮司,淡島世理。





    五年後,吠舞羅酒吧。

    『叮鈴』吠舞羅的門鈴響起。
    踏進來的是赤組曾經的成員鐮本力夫。也不算曾經,至少在所有人心裏,自己始終是周防尊的臣子,始終歸處就只有這個地方。

    「草薙哥,給我杯威士忌。」鐮本在吧台前坐下。

    草薙出雲給鐮本和自己倒了杯威士忌。反正下午都沒什麽客人,倆人就開始閑聊了起來。

    「給。鐮本你最近工作怎樣了?」

    「已經開始習慣了。沒看見八田桑啊,他最近如何?」鐮本喝了一口威士忌,環視吠舞羅,尋找總是窩在這兒的八田美咲。

    「啊~工作方面的話他還是這樣打個零工沒忍住破壞了就回來哦,現在又無所事事中。剛剛伏見君來了,吵吵鬧鬧之後八田醬跟著伏見君去購物了。」草薙想起方才的情景,心想著雖然吵鬧的只有八田醬單方面纏著伏見君吵。

    「嘿~」鐮本嘴角上揚,「那倆人漸漸也像以前一樣了呢。」





    回想五年前失去赤之王之後,吠舞羅全員低落了一陣子,就連SCEPTER 4裏的氣氛也有些沈重。

    那天安娜在吠舞羅中間說,「沒事的。」

    僅僅是這三個字。

    「也是呢。」草薙微笑,走到安娜身邊,牽起她的手,然後擡起頭對大家說:「夥子們!回去了。」

    大家安靜地看著中央的倆人,然後默默地集體回家。回到那個屬于他們家,吠舞羅。


    那之後氣氛還是有些低沈,直到藍組來到吠舞羅。

    以宗像禮司爲首,數位擔心自己的王的藍組成爲尾隨在後,其中也有淡島世理和伏見猿比古在內。

    宗像一踏進吠舞羅,在裏頭的吠舞羅成員瞬間站立進入戒備狀態,導致後方的藍組隊員也站好了拔刀姿勢。而八田美咲最是激動,

    「你們個混蛋!!!你們來這兒做什麽?!」

    八田炸毛,一臉凶狠,迅速跳了起來就往宗像身上衝要狠揍一頓。結果一下就被宗像抓起了右腳吊起來。

    「毛孩子們精神真充沛啊~」

    「放手!該死!!放我下來!!」

    宗像無視八田左擺右晃想要擺脫宗像卻無果,「今天是來喝酒的,不戰鬥。能請你們放松嗎?」宗像推推鼻梁上的眼鏡。

    這時草薙從吧台裏走出來,

    「呀,是客人啊,歡迎光臨。」

    「草薙先生!」八田一臉氣憤,臉面不曉得是過于憤怒還是被宗像吊著充血而都漲紅了。

    「客人這邊請吧。」草薙欠了欠身,將宗像請到吧台。

    「謝謝。」

    既然草薙發話,小夥子們也不敢說什麽。其他人只好坐下來,但始終沒放下戒備。

    宗像走向吧台,隨手將手上的八田抛向後方。八田就這樣被伏見接住了,然後被緊緊圈住。

    「……」

    「啊!放手!!給我放手!!臭猴子你放手!!!」

    「伏見君。」

    猶如要交代什麽一般叫了伏見,卻沒有下文。但伏見懂的。
    伏見歎了一聲氣,無視八田的叫嚷,默默將八田拽了出門。



    那天宗像在酒吧裏默默喝著酒,草薙也默默一杯一杯地給他續酒。

    而酒吧內除了吧台的範圍都有紅藍組的在互相叫囂著,就是不敢給自己的老大落面子才不敢動手。(請自行想象千歲、秋山等人天然的天然,正常的正常在進行什麽樣的無聊叫囂吧╮(╯▽╰)╭)

    直到黃昏要離開前,宗像輕笑,才開口輕聲道,

    「一個兩個都是笨蛋呢。」

    草薙吐出一口煙,也贊同,「就是說呢。」


    另一邊的伏見拖著八田,

    「放開你個臭猴子!你到底想帶我去哪兒?!」

    基于八田一直不肯安分跟著走,伏見只好把他拽到後巷去。

    後巷。

    伏見把八田往牆上一推,按住,凝視他的雙眸,「美咲。」

    「不要叫我的名字!」

    「美咲。」

    不似之前調侃般揚起聲調地喊他的名字,這次是輕柔而有力地。

    「……」

    美咲逃開伏見的視線。許久,美咲將臉轉回來面對伏見,他似強硬地在忍耐什麽,臉都皺在一起,一幅快哭出來的樣子。美咲雙手拽著伏見胸前的衣衫,「……猴子…我到底……該怎麽辦……」

    別用這種表情看著我啊…美咲……

    伏見的心被狠狠揪了。伏見輕柔地將美咲擁入懷中,來回輕撫著他的頭,緊緊地抱著他微微顫抖的身體。

    「……美咲…還有我在。」

    倆人就這樣在巷子裏相擁了很久,直到美咲輕輕推開伏見,

    「…夠了………………謝謝……」

    聽見美咲最後一聲『謝謝』,伏見笑得腦袋瓜上都開花了。然後就這樣跟著美咲回到吠舞羅裏頭……繼續吵吵鬧鬧。





    所謂不打不相識。

    自那天起,藍組的人和吠舞羅的人在街上遇見會像幼稚的流氓般擡杠兩句,其實就一種打招呼的方式,然後就這麽散了,

    「你今天怎麽沒戴馬蹄臉出來哈——?」
    「太陽怎麽就沒燒爛你啊哈——?」


    伏見也偶爾在休假時會到吠舞羅去。除了點喝的會向草薙開口,或是別人來搭話伏見會十問一答,伏見基本上不怎麽對美咲以外的人說話,就跟從前一樣沒什麽變。

    宗像和淡島偶爾會獨行或相約同行到吠舞羅去喝酒。(自從宗像約淡島一起喝酒,被她逼了喝她向來喝的酒之後,宗像就不再約她了,決定以後都自己去了)
    他們要麽都不怎麽說話,要麽會跟草薙聊聊天氣和時事,又或是聊自己“家”的“小孩們”又怎麽了。




    就以這樣的模式相處,五年過去了。

    部分吠舞羅成員上社會工作了,爲了養活自己也沒辦法。讓出雲養他們的話絕對會被笑著瞪死所以不會說這種蠢話的。

    八田就錢不夠了才去打個工,但往往沒做多久就跟客人打架,破壞了店家的東西的話,那幾天的工也都白做,把工錢都賠了。雖說如此美咲生活還是過得去的。
    (呵,反正現在美咲一直跟伏見呆在一起,伏見去逛街帶著美咲,買的東西也全是送美咲的。【你們知道公務員辛苦了吧】)



    「草薙哥,我先走了啊,下次再來。」

    快天黑了,鐮本明天還要工作。鐮本將最後一口威士忌灌進嘴裏,准備回家休息了。

    「哦!下次再來玩哈~」

    不管過了多久,草薙對著他們還是以對待小孩般的口氣。但大家就是喜歡這樣的氣氛的吠舞羅。

    吠舞羅,他們的家,美麗的赤紅,一直都很溫暖。





    圖的P站ID:31669350;侵刪致歉




    #後記:

    從半夜直播開始重傷到現在,本來已經虛脫得很無力碼字了,但是我就是想讓大家都是幸福的。

    第二季我不知道尊哥吐不吐的了便當,至少赤王是隕落了。
    所以一開始我用詞是「大家認為自己還是『周防尊』的臣子」、「失去『赤之王』了」,而不是反過來。
    不管尊是不是王,大家只想跟隨周防尊這個男人。如果尊哥吐便當,那他就會在吠舞羅二樓裹著紗布睡大覺!!T____T

    想給自己一點後路啊,我還是想要抱一點點尊哥會吐便當的希望。(不然我今年就死灰了……Orz)

    今天就這樣,想要砸各種希望到第二季,大家都傷太重了,需要補一補HP。【摸摸】

4 評論 :

  1. 雨桜 提到...

    到現在我都還很傷——

  2. 仱嘤 提到...

    你那么快动笔了…我还不写…想着就痛……

  3. 雨桜 提到...

    平時心情不好碼文很簡單,
    今天不可以了。。。。。。。。。
    傷到我動不了筆。。
    想想下又心痛回去了。。。

  4. 徐珮禎 提到...

    看了之後一直在想,尊會不會回來呢?...(淺笑

張貼留言

據說M醬只有一位。【眾S君:ψ(╯▽╰ )】